绿肥红瘦

• 发布于 黄冈师范学院(老校区)

图片

相见不如怀念

大概十八年前,我第一次见她,那是我刚入大学的时候,她在我宿舍窗户旁边打羽毛球。仿佛是一个春天的清晨,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新鲜的春风吹动着她的衣裳,她的宛然一笑真令我神迷心醉。像我这样傻的人,大概是金庸小说看多了的缘故,脑袋还停留在上古世纪,如同发烧一样,在空淡的青春里。总之,那次之后,室友们说我得了痴恋症。

每一次她经过楼下的时候,室友阿宝就第一时间喊我:“熊,快,快,你心上人来了。” 室友们比我还激动。我于是看着她飘过来又飘过去。有一回,室友还拿来望远镜看女生宿舍。我也在镜头里寻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她,心动不已。我那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 她的名字后来大概是另一个室友告诉我的吧,叫晶莹的晶。

与她唯一的一次活动,大概是一起去唱卡拉OK吧。我直到今天,依然还记得她唱了孟庭苇的《是真的还是假的》,我唱了刘德华的《爱火烧不尽》。阿宝、阿礼几个室友经验丰富,嘲笑我在音乐系女生面前唱歌是班门弄斧会出尽洋相。我那时的心思很单纯,倒没想那么多,我那时爱看卢梭的《孤独散步者的忧思录》。她赞我唱歌有感情。其实,音乐系的一个老乡早已告诉我,她通俗歌曲唱的很好。

。。。。。。
一晃眼十八年弹指而过,这中间我曾回过母校,然而人事全非。当年的人哪里去了呢,当年的梦恍惚而逝。当年的水泥路长满了青苔,当年的黑板报已经很久没人书写了。我看见叶藤爬上了墙,爬上了窗户,爬上了屋顶,有的墙壁已经发生了裂痕。一晃神的片刻,我仿佛又看到昔日窗户下那个打羽毛球的爱笑的小女生。

作者:熊*林